“法官大人,根据当时人的表现,还有身份,特别是工龄,工资情况,这判决结果完全符合!”石暴窝身于内的这棵大树,算得上是圆形枯木林中少见的大树了。“那真是太好了!”锻造师高兴极了。

到底是谁来了?骇得白发老者他们竟如此这般。蓝可儿并不知道无名此时的神情和内心的情感变化,当蓝可儿说出“师尊”时,他的心猛然一颤。

  布“风水局”、请神婆指点 落马官员为何爱迷信?

  ◆长期搞封建迷信的落马腐败官员并非个例:他们有的在办公室、家里布“风水局”或随身携带护身符,祈求升官发财;有的由企业买单聘请风水先生做道场改风水,动迁祖坟,以求保佑其官运亨通;有的在被组织调查期间,求神婆指点迷津,企图躲过“劫难”

  ◆如果干部理想信念不坚定,就容易产生病态的仕途观,令其行为准则和政绩观出现偏差,此时个别干部会有借迷信力量实现个人目标的心理,容易走上贪腐蜕变道路

  2019年春节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了多起党员领导干部违纪案例,多人被点名通报“搞封建迷信活动”,比如北京市政协原党组副书记李士祥、哈尔滨商业大学原副校长高虹等。

  多位受访专家认为,强化党员领导干部理想信念教育,防范封建迷信等问题趁虚而入,要从“立规矩”和“破迷信”上下功夫。

  迷信换来黄粱梦

  “决策靠烧香,干事找风水”,在有的地方、部门,一些官员迷信风水成为公开的秘密。

  迷信风水布局改变人生格局。为求官运亨通,有的落马官员在任时热衷请“大师”指点迷津,迷信风水布局,在办公室摆放靠山石;有的由企业买单聘请风水先生做道场改风水,动迁祖坟,以求保佑其官运亨通。

  江西一名厅级干部被查处前,意识到“可能要出事”,就把风水师请到办公室,重新布置风水格局。“风水师建议我搬到里面去办公会更好、更顺利。还挂了幅山水画,意思是有靠山,顺风顺水。”这名官员因贪腐落马后向办案人员交代。

  如此靠山并不可靠,仅仅1个月后,这名求“靠山”信风水的官员就接受组织调查,不久因受贿罪一审被判有期徒刑3年。

  集体求神拜佛用公款捐香火。有的落马官员在任时大事小事动辄选黄道吉日,甚至组织单位职工参神拜佛,败坏党风政风。

  江西省德安县疾控中心原主任孟冬艳,热衷到寺庙参神拜佛。经当地纪委调查,2016年4月,孟冬艳组织单位干部职工到某寺庙拜佛。同年7月,她再次组织单位干部职工到另一处寺庙拜佛,并动用公款捐赠1000元香火钱。

  用公款集体求神拜佛并非个案。据纪检监察机关通报,在湖南攸县黄丰桥镇,当地镇长、中学校长为了保工作平安顺利,组织政府工作人员、学校班主任集体到庙里朝神祈福,并使用公款将活动开支予以报销。2018年10月,涉事的多名党员领导干部被立案调查。

  祈求护身符对抗组织调查。有的贪腐官员不惜花重金向大师祈求护身符并随身携带。在被组织调查后,不选择相信组织、坦白问题,仍寄希望于神婆指点,企图侥幸过关。

  江西一名落马官员在接受组织审查时,被发现在家里和办公室里有许多护身符。他还听信神婆的话,把写有自己生辰八字、“保20年平安”等字样的护身符随身携带。

  因迷权而迷信

  受访办案人员分析,部分落马官员在任上被风水和迷信思想左右,主要是因为理想信念“总开关”出了问题。这些干部脱离基层和群众,想问题、办事情不考虑群众利益,没有树立正确的“权力观”,乃至把“官运亨通”视为终极目标。当他们因“迷权”而走向“迷信”,一边试图以迷信保佑自己官运亨通,一边又利用权力为迷信活动开道,陷入“迷权”与“迷信”之间的恶性循环后,就离被查处不远了。

  “理想信念不坚定,就容易被迷信心态所左右,抵抗诱惑的能力急剧下降,判断是非无标准,处事没原则,甚至丧失立场,拿原则做交易。”一名落马的县委书记反思说,自己曾经不信马列信鬼神、不问苍生问大师,相信风水先生能指点迷津。

  也有少数官员因为仕途不顺,求神拜佛祈求庇佑。这时他们不是把权力看作责任和担当,而将其看作资本、享受,对职务“挑肥拣瘦”。

  根据重庆市纪委的通报,2017年6月落马的一名处级干部因在一次换届选举中“失利”,自感受到沉重打击。他没有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而是请求所谓的“大师”指点。该名干部还错误地认为,要在政治上更上一层楼,必须要有雄厚的经济基础作保障,即使今后离开官场,也要及时利用手中权力积累雄厚的经济基础。2017年1月至6月,仅半年时间,他就收受15名下属近10万元红包礼金。

  办案人员认为,如果干部理想信念不坚定,就容易产生病态的仕途观,令其行为准则和政绩观出现偏差,此时个别干部会有借迷信力量实现个人目标的心理,容易走上贪腐蜕变道路。

  2019年1月14日,由云南省纪委省监委联合当地电视台拍摄的反腐电视片《激浊扬清在云南》披露,当地某国有企业一把手把自己的政治前途和命运拴系于封建迷信,其党性原则、政治觉悟、道德防线渐渐丧失、崩塌。为保官运亨通,这名官员请风水大师看相、改名,用“九龙杯”喝水,戴着自称开了光的佛珠,直到接受组织审查前才将佛珠从脖子上取下。

  此外,对于一些贪腐官员来说,风水迷信俨然是救命稻草。察觉到要被组织调查后,江西某官员找神婆化解。他告诉办案人员,自己相信风水、鬼神,形成了执念,导致前期拒不交代自己的问题。

  受访办案人员认为,正是少数党员干部长期疏于对自己世界观的改造,理想信念动摇,“鬼神”才趁虚而入。

  破立并举走出“迷途”

  受访专家认为,一些落马官员在任上一边贪污腐败,一边烧香拜佛,教训深刻。应首先帮助干部坚定理想信念,补足精神之“钙”,避免干部得“软骨病”。同时还要开展警示教育,破立并举,标本兼治,让存在封建迷信思想的干部尽快走出“迷途”。

  记者在基层采访发现,个别党员干部对待大师算命、风水改命等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有的混淆民间风俗和封建迷信的关系,有的把信风水当做放松消遣。

  不信马列信风水,从根本上,反映出党员干部理想信念缺失。

  坚定的理想信念,是共产党人安身立命的根本。党员干部应努力学习,不断提高政治理论水平,把好理想信念总开关,注重加强自身修养,清白做人,清廉为官。

  抓早抓小,严惩党员干部迷信活动。根据中央和各地纪检监察机关发布的通报来看,部分落马官员信风水、拜大师并非一朝一夕,而是“长期搞迷信活动”。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对于出现苗头性、倾向性问题的,要红脸扯袖,把党员干部从迷途上拉回来;对于思想上变质、行为上违法的,要及时依纪依法予以处理、公开曝光。

其一为《剞劂刀法》第一式力劈荒山修炼至大圆满境界,这是保证东砍西斫刀法驾轻就熟举重若轻的基础条件。“这是闪电鸟,境界到了极为高深的层次!”姜遇抬头望去,惊魂未定,这是太古年间极负盛名的凶鸟,在雷海中诞生,生来就可以演化雷海异象,一击之下修士根本无法抵挡,哪怕是肉身无双,也会被轰为灰烬。

  香港电影《新龙门客栈》将搬上京剧舞台

  新华社上海3月22日电(记者 孙丽萍)记者获悉,由香港著名电影人吴思远担任艺术顾问、上海京剧名角史依弘领衔主演的新编武侠京剧《新龙门客栈》将于今年4月30日至5月1日在上海首演,并将赴北京、深圳和香港西九戏曲中心巡演。

  由吴思远出品兼制作的武侠电影《新龙门客栈》改编自著名导演胡金铨的《龙门客栈》,当时汇聚林青霞、张曼玉、梁家辉等众多港台演员,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上映后成为银幕经典。京剧《新龙门客栈》的改编令人期待。该剧将由上海弘依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上海京剧院联合出品。

  史依弘是著名京剧梅派青衣、上海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以“文武兼擅,昆乱不挡”闻名梨园界。她自称是“电影《新龙门客栈》的忠实粉丝”。史依弘介绍说,京剧剧本经过了三年时间打磨,在保留电影情节和人物关系的基础上,进行了大胆的戏曲化革新。电影中男女主人公的爱恨纠葛,用京剧演绎相当出彩。而她本人在舞台上扮演客栈老板娘“金镶玉”,也一改往日端庄沉静的青衣风格,变得热烈泼辣,表演风格有所突破。

  该剧编剧信沉浮表示,中国传统的武侠文化中,既蕴含着舍生取义、积极有为的儒家文化精神,又蕴含着捐弃俗流、回归自然的道家文化精神,新编京剧《新龙门客栈》会将这种传统侠义精神发挥到极致。舞台上,既有报效家国、兼济天下的忠臣良将,也有隐逸江湖、快意恩仇的市井英雄。

  据介绍,京剧《新龙门客栈》聚集了众多动作和武术指导,要在舞台上“打得好看”。首演舞台上将呈现不少独具一格的武戏动作、打斗场面甚至兵器设计,也是对传统京剧戏剧舞台的推陈出新。

风渐渐小了,天空渐渐清朗,星星很稀,那几颗大的星星却很亮。探望井里,井虽然深,但可以看见那像油一样发光,像黑绸子一样微微颤抖的泉水。一颗大星直照进去,在水里闪动,使人觉到水里也不可怕,那里边另有一个天地。姜遇面色一变,他在这道强大神识禁锢下难以动弹了,肉身再强大也受神识所主导,神识不能挣脱开来根本就不能够驱动己身。最让姜遇震惊的是那一双秋水之眸,清澈无尘,灵动无比,不含一丝红尘之气,仿佛是天匠巨工花费无数心思日夜雕琢出来的完美之作。如果不是她的外貌,几乎会让人误以为是涉世未深的少女。 (责任编辑:庞思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