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虎、豹、象、猿,皆是上古凶兽,每一尊都栩栩如生,几乎要凝成实质一般,凶威滔天,宏大的波动激震,席卷天地,令人震撼莫名。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便是数声惨叫声,一颗头颅高高飞起,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似乎没有料到自己会葬身于此地。“见过正师兄!”无名拱手说道,虽然双方现在实力相当,地位应该也是相等的,不过上次他救过自己的事情无名可不会忘,“上次援手,无名感激不尽!”

他没有停顿,一路向着煞魔天境深处飞奔而去。风流倜傥的未名鱼儿昂首挺胸,英姿飒爽,雍容典雅,仪态从容不迫,尽显大户之家教养典范。

  中新社西宁3月20日电 (张添福 张明)青海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20日消息,中国多方力量组成的产学研研究团队,在中国“聚宝盆”柴达木盆地启动一项当地最大的水循环过程高效利用与生态保护技术研究与示范项目。

  柴达木盆地位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当地属低温、干旱、少雨、风大的高原大陆性气候,水资源短缺、生态系统脆弱。

  据中新社记者了解,上述项目以柴达木盆地格尔木地区为研究对象,将科学解译降水、地表水、地下水、土壤水等多类型水的转化规律,探索稀缺条件下不同类型水资源的测算与评估方法,实现地表、地下及可用水资源量的精准评价。

  同时研究水循环改变驱动下绿洲植被演替过程,模拟流域生态水文过程,估算各类生态景观的耗水量,确定生态需水标准,分析生态节水潜力,提出生态用水调控技术。

  此外,还将研发适宜于农林牧精量灌溉的节水技术,依据盐湖化工、石油化工、有色金属、特色生物等产业的工艺流程结合现场测试分析,提出主要行业用水标准等。

  上述项目牵头单位青海省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润杰说,柴达木盆地矿产资源丰富,同时是连接西藏、新疆的重要通道和“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节点,该项目绘制柴达木盆地水生态文明路线图,提出柴达木盆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水资源综合利用模式。

  据悉,上述项目研究团队由清华大学、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青海师范大学等共同组成。项目截止日期为2021年12月。(完)

他冷笑一声,脚下猛的一踏,瞬间身影划出一条残影攻到了水猿王的面前。“嗤!”的一声轻响,却也就在此即一道凌空法术凭空击出,所落之处,水灵焦烈山怪嗷叫。

  推出首张EP《刚好的伤口》,敏感、多愁善感,这一年也曾有过害怕

  林彦俊 出道后才发觉不再有犯错的空间

  林彦俊,这个出道即将快满一年的男孩,不久前发行了他的首张EP《刚好的伤口》,“算是推开了一扇门”。回看这一年的时光,他用四个字来形容 ,“非常青涩。”出道后,除了参加NINE PERCENT的工作,林彦俊还做起了《野生厨房》《小姐姐的花店》两档综艺节目的常驻嘉宾。他说参加综艺,加速了成长,他感恩于自己能遇到很好的前辈,“虽然现在还没有到很厉害,但我觉得已慢慢抓到一些感觉了。”

  关于出道

  成长

  林彦俊的父亲是台湾人,母亲是江西人,由于父母工作原因,他从小在台湾、江西、广东等不同地方生活、成长过,现如今在北京定居。让他印象最深的是,“小学转学到江西,可能那边比较少有很远的地方来的朋友,大家很好奇,连班主任都问我:你可以给我看看你们那边有的东西吗?我就给了他一张台币。”

  4月6日

  出道后的近一年,林彦俊的生活被排满了工作,充实得不能再充实了。但2018年4月6日那一晚,他却仍历历在目。“那一刻的心情,真的是开心到爆,我现在也无法用语言来形容那种感觉,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未来会成为什么样子。”采访时,面对镜头已经颇为老练的林彦俊,情绪似乎又激动起来。“不管我出道几年,当觉得累或难受时,我可以再回头看看那期节目,看看青涩的自己,找回当初的感觉。”

  练习生

  回忆最初参加《偶像练习生》时,林彦俊第一感觉:原来有这么多练习生,“因为我们都是在自己公司练,并不知道外面有这么多练习生。大家都是怎么练,平常很累时都干什么……我们住在一起时,每天都有聊不完的话题。”出道后,林彦俊自己也没想到反响会这么大,“身旁多了很多粉丝鼓励我,这件事即便此刻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竞争

  自从第一季《偶像练习生》成功捧红了一批年轻人后,类似节目层出不穷,面对前赴后继的新人,让同是新人的林彦俊已感受到压力,“一个人在跑,看不到参照物,300个人跟你一起跑,那你得跑快一点才行。”问及对于近期节目中练习生能力参差不齐、明显有凑数嫌疑的争议,他说,“练习生在我理解就是泪水、汗水和练习,从你在舞台上的样子就能看出你练习的时间。”

  新京报:出道的瞬间除了开心,会害怕吗?

  林彦俊:出道的当下完全没有,真正进入职场生涯才开始有。身边很多人会告诉你,我要教你怎么做艺人,你做艺人该注意哪些事情,因为练习生犯错,顶多重练,但当你是艺人时你说的每一句话,能够犯错的空间并不大,我是后知后觉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原来出道只是路开始的起点。

  关于新歌

  《刚好的伤口》

  林彦俊刚刚推出了自己的首张EP《刚好的伤口》,他通过圈内好友介绍,找来了周兴哲担任制作人。“我从小就听他的作品。”说这话时,林彦俊忍不住笑了场,“也没有从小,不好意思,他跟我同年。”但也毫不掩饰他对周兴哲的欣赏,“他的音乐有一点淡淡的忧伤,可是又很治愈。所以当我决定推出一首情歌的时候,立刻就想到了他。”

  为了录好这首歌,达到自己最满意的效果,林彦俊进了2次棚,“我现在的工作量,让我能够去台湾跟周兴哲一起录音的时间并不多,所以是硬把行程调开,又回去重新录了一遍。”最后,在喝了一点点酒后,让他找回了当初创作时的心境。

  敏感

  在录音棚里找不到感觉是件很痛苦的事,林彦俊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出道出早了,“我想如果我再经历一些事情,再唱这首歌时是不是就能带出想要的情绪。”

  他说他其实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他的敏感体现在他会去想一些事,然后延伸到很远的地方,“这导致了我经常熬夜,黑眼圈越来越重。”但是当他忙起来,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这些了,“说实话我们平常工作时,还会少一些感触,因为一直在赶,已经没有那么多愁善感了。在唱情歌这件事上,对我来讲,有时情绪还是蛮难调整的,可能也因为我是新人的原因。”

  新京报:创作这首歌的契机是什么?

  林彦俊:有一天我工作结束后回到酒店房间,打开电视望着窗外。我在想出道以后去过这么多地方,但我却没有好好地到每个地方看一看,每天只能在酒店的窗户里看着外面这个城市长什么样子,想着路上走的人心里在想什么,他们会想听什么歌。所以我希望能够做到不管你在什么时间、什么状态听,都能给你带来一些轻松的感觉,不会有任何负担,它就像BGM一样出现。

  新京报:在创作歌曲或录歌的过程中有没有属于自己的小癖好?

  林彦俊:我喜欢把灯光调暗一点,录歌写歌都是。

  新京报:你推荐过很多类型的音乐,其中还推荐了韩国一个组合叫Epik High。因为这个组合其实相对比较小众,所以你平时听歌的方式和取向到底是什么样的?

  林彦俊:我是一个用大家比较通俗的话讲就是多愁善感的人,所以很喜欢听一些多愁善感的音乐。不过,对于音乐我涉猎的范围非常广,从摇滚到R&B我都听。

  我之前会推Epik High是因为我觉得他们的音乐给我一种治愈感,心里会有一点温暖,但是又有一点悲伤,而且他们的词写得很好,这是我很喜欢的,他们的作词人是美国斯坦福大学英文文学系毕业的,我很喜欢他的词。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杨畅

“一切遵从吩咐!”“师兄,小心!”应天门之上,一方之位,火舌吞吐,火龙突现,如此事出突然直接是令,应天门城楼之下遵命等候的泰山之尊派的左泰文一行数十位弟子心惊胆战,夜空穿梭之物,显然是修真界谈之色变的火弩,可直接破开一般修真弟子的护体真气,直接击杀,修为稍高的虽是庆幸,但是却也是非死即是重伤,苦不堪言。姜遇忍不住咋舌,不过脚步并未停下,他已经落后太远了,必须趁这段时间尽量缩小差距,否则很有可能还未登临仙园真地,机缘就已经落入他人之手。 (责任编辑:丹妮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