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也挥舞着冥道噬魂刀剑,犹如银河掉落九天挥洒出一片光华,瞬间击碎了刀光朝那个高手斩去。“我听说之前罗天的死和这他也脱不了关系呢,所以这次是罗家的人打算去截杀这无名,却没想到被反杀了!”一名弟子娓娓道来,仿佛是亲眼所见一般。“罗家还想隐瞒消息岂不知这事情已经几乎是人尽皆知了!”“独远,这次幸亏有你相助!!”天权大殿之内,司徒风道。

杨立心中暗笑,便接口道,“纵然师侄将我打死,我也不会怨恨你,无影师尊也不会找你的晦气!”杨立虽然看不透对方的修为,却也料定,只要是师尊放进来的人,一定不可能伤及自己的性命,所以便开口大包大揽。“我就是!”无名淡淡的说道。

  疟原虫疗法: 是观察性研究,还是干预性治疗?

  科学精神面面观

  2月14日,疟原虫免疫疗法临床研究项目组宣布临床研究招募志愿者名额已满。有媒体记录了报名的火爆:百余人汇集到相关医院填写报名表。同时,有财经媒体指出:项目实施企业广州中科蓝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上市公司蓝盾股份其间股价大涨。

  一个科学演讲引发了社会、经济的巨大波动,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研究员陈小平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基于观察性研究,就能发布“暗示性”结论吗?

  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的公开数据显示,与疟原虫免疫疗法相关的3个临床研究均为观察性研究。基于观察性研究的初步结果,陈小平在公众平台上通过演说的方式声称疟原虫免疫疗法可以治疗癌症。

  “他发表的是一些非临床论文。”解放军总医院老年医学研究所所长王小宁表示,相关演说有些渲染的成分。观察性研究之后,仍需要进行动物实验、探求机理等研究活动,在获得足够的安全性、有效性证据之后,再开启真正的临床试验性研究,刊登临床论文是负责任的行为。而没有临床论文,意味着没有经过投稿、审稿过程的“沙里淘金”,难以评判该研究结论的真实有效。

  合法合规?业内观点不一

  王小宁认为,合规的临床试验应该经由CDE(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批准,拿到临床批件。记者并未在CDE网站上检索到相关临床试验的信息公示。

  虽然研究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获得注册号,但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的实质是非赢利注册机构,与行政部门的批准不同,前者更侧重于信息采集。中心相关单位的专家也表示:“中心只具有注册职能,并不会对前来注册的试验进行审评。”

  北京大学教授饶毅发表言论认为,对于群体来说,疟原虫免疫疗法使人患疟疾病后,有通过蚊子传染给其他人的潜在可能,有直接危险。

  中科蓝华的网站上显示疟原虫免疫疗法的流程为:咨询、评估、接种、治疗期、灭虫、灭虫后检查、随访。但灭虫方法是否有效仍然存疑。有分析表示,所使用的治疗间日疟易潜伏于肝细胞内,难以灭除。事实上,有明确致病性的疗法很难通过伦理审查,并被批准临床。

  是原创研究成果?创新性受质疑

  为确保患者生命健康安全,项目组可以对使用病原进行一系列研究和改进,再应用于临床试验。例如,将疟原虫进行遗传改造,让它丧失致病能力,或通过基础研究,找到疟原虫能够激发机体非特异性免疫的真正机理,再创新治疗方法……

  事实上,2017年国外研究人员曾从疟原虫体内分离出一种称为VAR2CSA的蛋白质,通过对其进行结构改造,获得的药物被证明可增强膀胱癌小鼠的生存期。

  陈小平研究团队却用最“原始”的疟原虫直接上临床。多位学者表示,疟原虫蛋白为什么能激活NK细胞、是什么样的信号让NK细胞释放细胞因子,这些深入生命活动本质的机理问题尚未探究,就开始人体试验,是置患者生命健康于不顾的做法。

  专家 点评

  史晋海 中国蛋白药物质量联盟秘书长

  在国际医药产品研究领域广泛接受的临床研究实践中,“观察性研究”是特指医学研究工作者只做观察,没有给予任何特定的干预性治疗(如新药物)的一类研究。如果患者接受注入疟原虫等非常规治疗方法,则不应当列入“观察性研究”。如果以观察性研究申请注册,而行干预性治疗(如疟原虫输入)验证之实,不仅违背临床试验申请初衷,也致使该研究不合规,不合法。

  医师要有医德,科学家也自然要有“科德”,从事生命科学和医药产品研究的科学家则必须兼而有之。作为一名科学家,利用媒体传播不合规甚至不合法的“观察性研究”,给出“暗示性”结论,有违医德和药物科学评审的基本原则,也缺乏科学工作应有的严谨精神和基本训练。

  利用感染性病原(细菌或寄生虫等)抗原性激活人体的非特异和特异性免疫系统治疗癌症,这样的思路在医学和科学界早已有之,如卡介苗治疗癌症。为确保患者生命健康安全,所使用的病原需要进行一系列的研究和改进,才能应用于临床试验。

当听到爆炸之声接连响起之时,其两脚双手踏木提纵,一举冲出了火线,并自空中微微一转身,落于右边洞壁之侧,随即一抚储物袋,掏出了两枚石火弹再次向着黑暗之中抛去。”我们过去看看!“独远当即回应道。

  浮华褪去 网络文艺见真章

  近几年网络视听节目经历爆发式增长后,市场逐渐冷却,高质量内容正在重新占领高地。网络视听行业能否拨云见日?

  内容同质 缺乏原创

  日前,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对文艺节目中影视明星过多、追星炒星、高价片酬等问题提出批评。同时,鼓励各广播电视播出机构、网络视听节目服务机构、节目制作机构坚持以优质内容取胜。

  网络视听行业蓬勃发展的背后,问题逐渐显现。内容同质化问题严重,缺乏原创力。相似的模式,换上不同明星成为一档新节目,这是近年来网络综艺的明显特点。选秀节目火了,选完男团选女团;明星纪实类节目火了,拍完儿子拍闺女;爸爸去哪儿火了,一时间有娃的明星全部带娃亮相,组成不同的新节目……无论网络综艺、网剧还是网络电影,收视率是重要的考量标准。有收视率,才有广告投资;有广告投资,才有经济效益。然而,唯收视率论导致网络综艺市场被收视率牵住鼻子,缺乏自主创新动力。

  明星天价片酬,制作压缩成本。业内人士透露,有的明星片酬甚至占总经费80%,留给制作的经费少得可怜。于是,绿幕抠图、“五毛特效”等现象频发。2018年,这些现象得到一定程度的整治。2018年4月,爱奇艺、优酷、腾讯等3家视频网站联合倡议抵制高片酬现象。不久,3家网站联合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檬影业等6大影视制作公司发布《关于抵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声明表示上述9家公司采购或制作的所有影视剧,今后单个演员电视剧每集最高片酬被限定在100万元,电视剧总片酬限定在5000万元。

  纪录片热 市场广阔

  纪录片可谓是中国网络视听行业的一股清流。随着《我在故宫修文物》《舌尖上的中国》《生门》等一系列纪录片在网络上走红,各大视频网站看到国产纪录片的价值,齐抛橄榄枝。纪录片人才看到互联网孕育的巨大市场,纷纷拥抱新媒体。

  纪录片《风味人间》热播,以全球视野审视中国美食的独特性,深度讨论中国人与食物的关系,从美食折射出民族个性。既有深厚文化底蕴,又有抓人眼球的精美画面,《风味人间》由此获高分评价。《风味人间》导演陈晓卿说:“从用户角度出发,照顾观众的感受,最大限度展现美食的美学价值和中国人的细腻情感,是《风味人间》一以贯之的法则。”

  纪录片获得好口碑是常事,挣钱却是难事。长久以来,纪录片不受重视,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其“不回本”特性。腾讯视频总编辑王娟说:“我们觉得这样的内容是好内容,是我们应该有的,所以我们对纪录片近期的商业目标没有明确规定,不着急把它的投资回报找回来。”

  一味花钱不是长久发展之道。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纪实中心总监李炳表示,虽然目前纪录片在各视频网站所有节目中占比不大,但人们更关注纪实内容在未来如何发展,这是尚未被系统开发的优质内容资源,在未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和空间。如何让年轻人成为纪录片的观看者、分享者、参与者甚至推动者,是各大视频网站努力的方向。

  秉持匠心 制作精品

  以首部被Netflix收购的国产网剧《白夜追凶》为例,平均4天一集的拍摄速度,是其呈现电影质感的保证。中国传媒大学艺术学部讲师朱传欣表示:“若因邀请明星、购买IP(知识产权)花掉绝大部分预算,留给制作的经费所剩无几,最终伤害剧集内容品质。由于明星、IP的存在,观众心理预期高,实际观感与心理预期产生较大反差会消耗作品口碑。”

  无论是网综还是网剧制作团队,都应当避免盲目追求收视率与流量,走精品化路线。洗尽铅华始见金,褪去浮华归本真。

  徐佩玉

巨大的汗白石玉广场。远处,台阶之上,霸气九龙拱巨型石柱,静浮虚空之上。这件兵刃乃是由一头妖王的象牙打造而成,通体雪白中带一点微微的黄色,形制仿佛是一根较为短小的棍棒。卷发双瞳拿着降魔杵不断在手上掂量着,凝聚着自己的气场。像是有一尊沉寂了无数岁月的巨擘醒来,所有人在此刻感受到了一股天威,一角余晖燃烧,如同永恒之光,出现在了高空。紧接着,在无数人惊呼声中,它似乎感应到了召唤,缓缓升起,出现在了遥远的天际,一条绿意盎然的小路,绵延无尽,从仙园内延伸出来,远在天边却有种近在眼前的错觉。 (责任编辑:卡马奇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