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就发动了攻击,真元瞬间爆发踩了一个真道一重的妖兽径直冲了进去。自小桥之上向着暗河的上游看去,不过数丈之远,就没入了洞壁之下,而向着下游张望,在石暴夜视万物的可见范围之内,也可以看到,暗河流经之处,又是形成了一条天然的通道。好吧,关于石府愿景的话题,想必大家心里也明白了几分,那么,我们就再回到石府军事力量这个话题上。

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迷雾中走出一道高达的身影,身材极为壮硕,赫然便是徐行之!“仙泉!绝对是仙泉!”

  2月14日至15日,第六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在北京举行,双方就主要问题达成原则共识,并就双边经贸问题谅解备忘录进行了具体磋商。此轮磋商结束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当天会见了来华进行磋商的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财政部长姆努钦。这是中美经贸磋商开展以来,中国最高领导人首度会见美方代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去年12月1日中美元首阿根廷会晤,双方一致同意共同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中美元首阿根廷会晤,就经贸问题的讨论富有建设性,有效阻止了经贸摩擦进一步扩大升级,推动重回对话协商解决问题的轨道,为中美经贸磋商奠定了基础,打开了局面。

  两国经济团队在元首共识的指引下,加强沟通、聚焦合作、管控分歧,开展了密集磋商。眼下一系列积极进展表明,中美经贸磋商正进入关键时期,逐渐具备了达成谅解的有利机遇。双方团队应当认清形势,把握机遇,加紧推动经贸磋商向前,根据中美两国元首确定的磋商期限抓紧工作,努力达成一致。

  近一年来,中美在经贸问题上的碰撞和沟通,也让世人更加看清,中美如合作,则造福两国,惠及世界;中美如对抗,则没有赢家,甚至殃及全球。对美国而言,有必要正视现实,摆脱零和博弈困扰,更为积极正面地看待中国的发展,不断拓展互利双赢的空间和前景。

  对中国而言,中美经贸摩擦几经起伏,这让更多人认识到前进的道路上充满着风险挑战。同时,结合过去的经验,我们也应当有意识地利用一切“危”中之“机”来做强做大自己,关键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在坚决维护我国核心利益的同时,只有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实行积极主动的开放政策,以开放促改革,推进高质量发展,才能为我国争取战略机遇期,创造良好国际环境,开拓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眼下,第六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取得新的重要阶段性进展,双方更应珍惜眼下来之不易的机遇,加紧推进磋商,争取收获更多积极成果,推动双边经贸关系回归正常轨道。这将有利于中美两国人民福祉,也将有利于世界人民的福祉。(作者:连俊)

姜遇也是打出了一记不凡的攻击,仙道九封秘力夹杂在其中,看似平淡,实在是力量极度内敛,蕴含着可怖的杀意。卜算修士远远扫视了姜遇一眼,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即转过身来,对身后三名修士说道:“诸位,莫要忘了之前的约定。”

  郭帆:科幻片的特殊性

  是它与国家的综合国力相关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行

  “我觉得十年差不多能够追到中等偏上的水准”

  中国新闻周刊:从国外走了一圈回来后,你说有种危机感,觉得他们如果学会中国文化这种表达方式,会很快扩大在中国的电影市场。科幻领域会有这种文化差异留给中国的空间。你的危机感是怎么产生的?

  郭帆:可能都不只是科幻片,我觉得这种商业类型的电影,也都会存在危机感。前几年,电视局(指广电总局)每年都会派导演去到好莱坞交流学习,我是2014年第二期去的,去的是派拉蒙。

  现在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都已经来到了北京,前年分别在北京成立了分公司或办事处,也就是说,其实他们已经盯住了我们的市场,主要是中国市场太大,它会很快超过北美。什么地方的市场大,好莱坞就会被聚集,然后就把这个地方变成了好莱坞。其实电影工业说得简单一点,就是一个操作工具,我们有了这个工具,就可以更多地去完成我们想做的事情。

  一开始局里并没有说你们去那具体干什么,就是说交流学习,其实就是让我们去看到中国跟好莱坞电影工业的差距。当时看了之后觉得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简单来形容,我们更像是手工作坊,而人家是一个产业化、工业化的体系。这是巨大的一个区别,而且这个区别不光是在工具上,还包括管理方式,以及我们的观念上,这个是全方面的差距。而我们大概要用十年的时间去追赶好莱坞的电影工业。

2月10日,山西太原某影院,民众正在影厅观看电影《流浪地球》。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资料图:2019年2月10日,山西太原某影院,民众正在影厅观看电影《流浪地球》。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中国新闻周刊:你觉得十年够吗?

  郭帆:我觉得十年差不多能够追到中等偏上的水准。拍摄工业水准,我们大概有25年到30年的差距,我们需要十年来追上;特效大致差距在10到15年。

  中国新闻周刊:你合作的几个后期公司在国内应该也是做得比较好的,他们在国内的生存现状怎样的?

  郭帆:其实且不说国内顶级的特效公司,即使好莱坞顶级特效公司,如果连续三个月没活干的话也得倒闭。比如工业光魔,2000人的规模,包括威塔,2000人的规模,这么多人,他们如果没有活,就一定会出现问题,即便工业光魔也撑不过三个月。国内同行必须得不断地有类似的这一类片子出现,才能生存下去。

  中国新闻周刊:像工业光魔,当时对你们项目很感兴趣,后来没合作是因为报价吗?

  郭帆:对,实在贵太多了。大概差十倍。还有一个沟通成本问题。沟通成本包括两个方面,第一,不是语言问题,它是文化的差异问题,比如我们一些很传统的、很中国文化的这些东西,他们可能就根本不能理解,这是一个文化障碍。另外一个障碍是什么?就是说一般这种一线的好莱坞特效公司,都在制作好莱坞一线的大片,那么它很难把好的资源分配给你。

  “我觉得每一个导演在现场都是在去演一个导演”

  中国新闻周刊:你们在国外走这么多圈,了解到他们当时科幻片的起步阶段,跟你现在拍《流浪地球》的这个阶段,有什么不同吗?

  郭帆:起步阶段,我觉得是接近的,因为科幻片有一个特殊的属性,就是它跟国家的综合国力相关,因为科幻片的创作也是基于现实。比方说我们玉兔能够登陆到月球背面,然后拍照片,那么国人就会坚信我们的航天力量。那么我们在电影中看到我们的航天员,包括空间站,就不会怀疑。所以在一开始美国真正科幻兴起的时候,上世纪70年代末期,有另外一个背景。当时处在冷战的高潮期,所以它从各个方面都需要证明美国是有足够的综合国力,然后国内的观众也特别希望看到美国是强大的,因为是要对抗苏联,这是一个背景。我们现在正好是一个复兴期,中国的文化自信,以及我们国民对自己国家的信心会越来越足,这样的话才能给我们科幻创作提供土壤。

  中国新闻周刊:筹拍过程中的预算超支有几次?

  郭帆:大概有两次。前期拍摄中的超支是由于超期带来的,因为比想象中的要难拍很多,我们超期超得比较多。另外一个超支是在特效的部分。也跟缺乏经验有关。

  中国新闻周刊:在片场,发生什么事情是你不能容忍的?

  郭帆:低级错误。因为我们做的这个东西,但凡是因为我们探索工业化过程中所犯的错误,或者说我们之前传统拍摄中没有过的东西、没有过的部门、没有过的职位、没有出现过的人或做的事情,出现了问题我都可以容忍,因为我们在探索。但是如果常规拍摄中那种基础性的错误一而再,再而三犯的话,我就会比较生气。

  生气和不生气其实是需要有规划的。有时候大家松一点,可能需要用这种方式去让大家紧一紧;如果大家都很疲惫的时候,也需要用一些放松的方式让大家能够松快一点。我觉得每一个导演在现场都是在去演一个导演。

  中国新闻周刊:有哪一场戏是你个人特别喜欢,但没用到电影里的?

  郭帆:有一场是韩子昂,就是吴孟达老师演的那个角色的回忆,他回忆他年轻的时候,因为我们设定那个年轻角色是一个1999年出生的人,当时他在上海打工,就是在冰天雪地的环境下变回到今天上海的样子。那段没用到片子里。

  中国新闻周刊:对于中国科幻工业的发展,从扶持的角度讲,你觉得哪些方面可以有改善空间?

  郭帆:如果从一个良性发展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可能需要更多的补贴,特别是物理特效部门。所谓的物理特效部门,就是我们制作枪支、外骨骼、装甲这些特殊道具的部门。 如果说待遇,包括社会认同感,达不到创作人员原来的那个行业内的标准的话,他就很难说我不干之前的,我来做这个。包括很多概念设计师是在游戏公司,游戏公司本身薪金就高,他为什么要过来?这不光是一个热爱这么简单的事情,他得解决这些问题,所以包括一些海外人员来到国内,他怎么去解决子女问题,配偶问题,住房的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在你个人的评分系统中,假设10分为满分,你给自己这部戏打几分?

  郭帆:我得加一个认定条件,就以我个人能力来讲,我打百分。因为我觉得我和团队已经竭尽全力了。包括到现在我们的工作人员还有在医院住着,就是被累倒的。

  “我觉得电影不要直接跟民族情绪挂钩”

  中国新闻周刊:你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特别适合做导演的?

  郭帆:就是十五六岁的时候吧。 当年看了两部电影,一个是美国导演卡梅隆的《终结者2》,我觉得那个片子从技术角度,从人性角度,从情怀角度上看,都是无与伦比的,即便是今天,我也拍不出来那种,太厉害。另外一部是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看了这两部影片后,我特别希望去做电影,因为之前小时候喜欢画画,我特别希望我的画可以动起来、有声音。

  中国新闻周刊:你觉得你最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是什么?

  郭帆:我最擅长图像表达,因为我原来画漫画,所以我几乎可以把所有文字都转化成图像。不擅长的是人际关系处理,只不过现在我觉得比原来好很多。

  中国新闻周刊:在这个片子制作的过程中,你经历的最低潮期是在什么阶段?

  郭帆:后期阶段。包括剪辑的尾期和特效的中后段,工作量大到你计算一下,就是不吃不喝不睡,时间都不够的感觉。那段时间几乎每天只睡两个小时。这期间需要不断地去做心理建设,每天睡觉前都会有疑问,都会自我怀疑,就是人生三问:我是谁,我在干啥,我要去哪儿。基本上都是这种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有答案吗?

  郭帆:没有,其实就是在想要不要继续坚持下去。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有些网友说,喜不喜欢这部电影跟爱不爱国画等号,对此你如何评价?

  郭帆:我觉得电影就是电影,最好不要跟民族情绪直接挂钩。其实这部电影很简单,就是讲的父子情感。

  (丁彦婷对本文亦有贡献)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姜遇转过头来,眸子阴沉的吓人,都到了这个时候,血魔老祖依然如之前那般,想将他推向风口浪尖,不过在场的没有一人是傻子,哪怕知道姜遇得到了大帝神兵碎片和组天诀,也不会此刻动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飞得最高的那朵浪花,永远是最后冲击的!“行了,这件事情就到这里了,大家说一下这次由谁带队!”武破天似乎不想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了,继续说道……此处石门与地下空间的石门一样,同样在石门的右侧位置,有一个凸起的圆石。 (责任编辑:游稚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