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远微微转身,走上前去,道“老伯,你们有没有事?”神婆境界比他们高出不少,要是拼斗的话根本不是对手,神婆只要有一口气在两个人都不敢贸然出来,谁知道这种高境界的修士有什么厉害的手段呢,要是这个时候栽在她手里就冤死了,趁着神婆闭眼死去的时候两个人终于敢走出来了。“呵呵,好吧,不过,你可不要到时候又要和我耍赖哦!”

此时祠堂里的人脸,和那一刻,他父亲的人脸重合在了一起。楚月祖母,吩咐完毕,一边走,一边,道“我家楚月啊,刚从南郡回来,还没有闺房多待一会,就急着出去,走一走,原来你们认识,刚才我和楚月幸姨刚才还在为楚月小叶两人出去这么久还没有回来担心呢?”

  【行走在光明大道上DD纪念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

  光明日报记者 王远方 尕玛多吉

  从昌都市区出发,沿着317国道驱车20分钟便到达了卡若区如意乡达若村。村子里一幢幢现代楼房依山傍水,一排排藏式小院整齐划一,俨然一个大山里的“城市小区”。然而10多年前,达若村的村民从未想过生活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异地搬迁找出路

  达若村村民原来分散居住在达玛拉山腹地的自然村里,海拔高,人畜混居,没有公路,村民每天还要从村子外背水来用。自幼出生在这里的泽仁扎西老人对儿时的生活印象深刻。当时,泽仁扎西从山上下来就要4个小时,再走到昌都城区还得近一天的时间。更困难的是,家里条件差,穿不起鞋,泽仁扎西就赤脚走在砂石路上。“出去一趟,脚底全都磨出血了。”回忆起当年的生活,泽仁扎西老人的话语中充满着辛酸。

  “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满地,牲畜满村跑,垃圾满天飞,下山走道一走滑三滑、上山走道一爬喘三喘”是达若村曾经的真实写照。位置偏僻、资源匮乏,让这里长期同外界脱节,社会发展严重滞后。

  打赢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战,关键在于找准导致贫困的主要原因,采取有针对性的脱贫攻坚举措。2006年,西藏自治区开始实施农牧民安居工程。安居工程以“政府扶一点、援藏帮一点、银行贷一点、群众筹一点”的方式,最大限度降低了农牧民群众建房成本。从普通农牧民家庭到绝对贫困户,补助标准从1万元到2.5万元不等。农牧民安居工程以“宜改则改,宜建则建,宜迁则迁”的原则,尊重农牧民群众的选择,尊重农牧民群众的生活习惯。

  实施搬迁不仅是为了满足群众生存需要,更是为了长期的发展,让群众脱贫致富。有了政策上的保障,从2006年起,达若村的老百姓走上了异地扶贫搬迁的道路。“当年有18户率先搬下来,每户获得1.5万元的补贴。”达若村党支部书记罗布泽仁说到。

  “第一批搬迁的时候,觉得特别麻烦。但是后来看到新家园交通方便、小孩子们上学也近了,我自己也挺羡慕的。”58岁的藏族大妈贡秋说到。看到了别人搬下去后生活发生的变化,达若村的乡亲们用实际行动响应号召,2014年搬迁工作全部完成。

  在搬迁的过程中,达若村通过政府扶持加群众自筹的方式,投入资金实施了道路硬化、农电改造、人畜饮水、环境绿化等工程,积极改善村级活动场所建设,建成了农家书屋、村民活动广场、村卫生室、村级幼儿园等,为丰富群众文化生活、提高村民综合素质搭建了平台,奠定了基础。

  达若村的第一次转变,使村民们从深山里走了出来,住上了新房,喝上了自来水,用上了电。

  致富有路劲头足

  最开始,习惯了放牧和种地的达若村百姓走出大山后,日子仍然不富裕。农民富,农村强,关键要靠领头羊。早在1998年的时候,当地公路建设需要矿石材料,罗布泽仁便组织当地人收集石料卖给建筑公司。一直以来,砂石运输生意成了达若村集体收入的主要来源。效益好时,一户人家年均收入达5万~10万元不等。

  搬出来不是目的,富起来才是村民们的期待。从曾经闭塞的山区搬到了317国道沿线,达若村的村民要致富,罗布泽仁成了他们最信任的“致富带头人”。选对一个人,振兴一个村,罗布泽仁带领着村民们探索出了一条致富新路子。

  达若村的第二次转变,就是立足资源与区位优势,兴办集体经济。2006年,达若村建立村集体砂石原料场和石材加工场。2009年,村里集资购置了大型装载机、碎石机、搅拌机等,组建了达若村农牧民施工队。2012年,达若村15户村民组织的糌粑加工厂成立。现代化机械让传统的糌粑生产提质增速,据达若村村支部副书记土丁尼玛介绍,目前糌粑加工厂的年盈利在20万元左右。

  达若村变了,在外打工的年轻人也回来了。“以前只能守着土地和牛羊,打工也只能到别处去,累了一天收入并不高。可如今,我们可以在自家门口务工了。”谈起村子里的变化,村民多嘎高兴地说。

  农民富不富,关键看收入。村办集体经济的建立,不仅有效地解决了村里百姓的就业问题,还为全村带来了不少收入。2018年,达若村首次迈入万元村,人均纯收入达到了12724.4元。除了给村民的分红和村公共设施开支外,达若村从2009年开始每年拿出40万~50万元为群众发放面粉、大米、粮油等生活用品。

  “我觉得这一切都跟做梦似的。”回忆起这么多年以来的变化,住到新房子的扎西老人说出了自己的感受。当年,从村子里走到昌都需要一整天的时间;现在,坐着孩子们的汽车,只要20多分钟扎西老人便能到达昌都市区。从一整天到20分钟,异地扶贫搬迁拉近的不只是村子与市区的距离,更是党心与民心的距离。

  《光明日报》( 2019年03月25日 03版)

“冠福,镇民们怎么样了?”不过却也却就在此刻,令人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流光溢彩的珠子却当真是经不起轻浮在半空,风的“蹂躏摧残”,就听“嘣”的一声轻微一震,那颗白色的璀璨之珠子凌空一跳,瞬间是挣开了风的怀中,却是一声清响,“嗖!”的一声亮光一逝去,那璀璨刺目的白色珠子一下子越人半空,化为一道亮光化为一道流星逝去。

  黄渤孙红雷退出《极限挑战》,邓超鹿晗陈赫王祖蓝挥别《奔跑吧》

  阵容大换血,压垮“综N代”?

  本报记者 徐颢哲

  大型户外综N代,今年都面临着相似的窘境。近日,东方卫视的王牌综艺《极限挑战》发布第五季嘉宾阵容:黄渤、孙红雷退出“极限男人帮”,由迪丽热巴、岳云鹏、雷佳音接棒加入。在这之前,浙江卫视的热门综艺《奔跑吧》亦宣布,邓超、鹿晗、陈赫和王祖蓝四人退出“跑男团”。而这段时间,湖南卫视慢综艺《向往的生活》固定嘉宾刘宪华也表示,因自身原因将不再参加《向往的生活3》的录制。嘉宾阵容大换血,会否让本就处境尴尬的“综N代”雪上加霜,成了人们最担心的问题。

  “男人帮”“伐木累”散场

  观众能不能接受?

  邓超、陈赫、王祖蓝、鹿晗4人集体告别“跑男”,令不少观众感到唏嘘。毕竟,“伐木累”组合已经深入人心,它不仅是一个团体,更是积累了五年的默契。几年下来,“极限男人帮”已经成为《极限挑战》的最大特色,因为6位“男人帮”成员的互补性太强,所谓的综艺剧本在这档节目中形同虚设。正是这种毫不受拘束的真实感和未知的新鲜感,赋予了《极限挑战》不同于其他真人秀的独特魅力。

  《极限挑战》总导演严敏曾分析过节目中6位嘉宾的特点:黄磊决定了一期节目内容的复杂程度,黄渤决定了每一个能力项目的难度,王迅决定了在出发前到底能给嘉宾带上多少钱,罗志祥与张艺兴因为粉丝太多,决定了能去哪些地方拍摄,孙红雷则决定道具的固定强度。严敏也说,“极限男人帮”6名成员缺一不可,少了任何一个人,节目就没必要做下去了。

  对于像《极限挑战》和《奔跑吧》这样的节目来说,嘉宾阵容大换血必然激起不小的水花,但这又是节目要继续走下去不可避免的选择。对节目制作方来说,往往面临两难:维持原班人马是老观众想要的,但当节目已出现疲软之态时,尤其是面对观众口味与审美的日新月异,这种安于现状的做法显然不可取。因此,走出舒适圈才是良药。正如媒体人翟笑千所说,改变还有一丝生机,不变的话连搏一搏的机会都没有。

  《奔跑吧》新的嘉宾阵容,由李晨、杨颖、郑恺、朱亚文4位明星和3位准艺人作为常驻嘉宾,试图从根源上解决“过度明星化”的问题。《奔跑吧》总导演姚译添表示:“全新的阵容更有利于节目组跳出固有的思路,制作出有别于以往的节目。另一方面,阵容与节目是相互成就的,跑男带动新人,新人的发展反过来也增加了节目的价值,这不仅仅是调整,更是一种投资。”

  嘉宾退出理由如出一辙

  “工作原因”有何玄机?

  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此次黄渤、孙红雷在退出《极限挑战》时给出的理由,和《奔跑吧》“跑男团”换血时的理由如出一辙DD由于工作原因,不能正常参与录制。“工作原因”确实是实情,影视圈安身立命的根本是优秀的影视作品,录制《奔跑吧》《极限挑战》这样的大型户外综艺节目,需要占用明星大量演戏的时间。这一点,在2015年一年播出两季节目的时候最为明显DD由于上半年和下半年录制马不停蹄,“跑男团”中的任何人都无法保证3个月完整进组时间,所以几乎无法出新的作品。

  不过,一句轻描淡写的“工作原因”背后,很大程度也有来自主管部门政策调整的影响。2018年11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各电视上星综合频道19点30分至22点30分播出的综艺节目都要提前向总局报备嘉宾姓名、片酬、成本占比等信息,并将节目全部嘉宾总片酬控制在节目总成本的40%以内,其中,主要嘉宾片酬不得超过嘉宾总片酬的70%。

  这两年席卷影视圈的“天价片酬”,随着主管部门的管控,以及相关制作公司和平台方的落实,已经有了明显回落。去年8月,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联合多家影视制作公司发布《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宣布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超过100万元、总片酬(含税)不超过5000万元。有业内人士透露:“不排除档期冲突的可能性,但更大的原因或许是因为片酬,整体降薪的大环境下,‘大明星退出’与‘小明星加入’是比较合理的。”

  赛制、环节升级越来越难

  创新或成纸上谈兵?

  一个尴尬的现实是,国产“综N代”绝大多数的最新一季收视抑或是口碑,都创下节目开播以来的“最低纪录”。已经被观众所熟悉的节目模式和嘉宾,成为关乎节目“生死存亡”最致命的难题。乐正传媒联合创始人彭侃指出,国际上有个论调叫“超级模式的终结”,就是说随着越来越多频道、在线网站、移动平台的涌现,人们的注意力日渐分散,娱乐内容的选择指数增长,像过去那样出现爆款节目越来越难。在他看来,“综N代”面临的颓势是不可逆转的,而这种困境也已经成业界共识。

  其实,赛制、环节升级越来越难,不是今年才摆在这些老牌综艺面前的问题,从上一季《极限挑战》和《奔跑吧》中可以看出,节目组在内容形式上皆做出了不小的改动。《极限挑战》第四季强化了“星素结合”元素,加入了很多正能量内容和素人镜头;《奔跑吧》第二季也采用了全新的“明星+素人”的模式,并且融入更具有时代感和地区意义的故事主线,增强节目的叙事性。但是从观众反馈看,这些本应体现节目“求生欲”的创新内容,反而成为节目的减分项。

  “综N代”越来越难做很重要的原因是,创新仅仅停留在表层,某种意义上成了纸上谈兵。去年《奔跑吧2》首期在联合国维也纳办事处录制,甚至奥地利总理库尔茨都特别出镜,为节目站台。7位嘉宾站在联合国的舞台进行全英文演讲。不过,这种看似更加“高大上”的节目设置,却被观众评价为“说教意味重,显得不知所云”。事实上,节目走到了国外,嘉宾登上了国际舞台,并不代表节目内容也实现某种国际化的输出。

自青云上人以下,无数代流云谷谷主都是同辈中的惊才绝艳之人,他们也曾试探着来到这里,开启祠堂门,希望能够看到奇迹在他们面前展现,但是祠堂里的画卷总是悬在半空,没有任何打开的迹象。独远,再次,转身微微行礼,道“各位,保重!”与此同时,其心中更是不由得对十三户村村民们的大度,生出了浓浓的感激之情。 (责任编辑:佐藤永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