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一元宗深处的望月峰上,一堆巨大的篝火被点燃起来,篝火之上,一只巨大的蛟龙被架在上面,剥干洗净之后,架在上面进行烧烤,在不断的翻动之下金黄的油脂不断的滴落下来,滴进火堆之中,露出噼里啪啦的轻微爆鸣声。齐国能一路攻伐下来,和他的国力并没有什么关系,他的国力并没有爆炸性的成长,靠的就是那些个圣境高手,但是现在一元宗也出现了不少圣境高手,那齐国的优势就几乎没有了。虚空学府不是没有高手,但是问题是这条路上似乎没有能和令狐元匹敌的高手,而老一辈的高手更是不能出手了,一旦出手,那就会落下以大欺小的名头,就算收拾了令狐元,那也是一样脸面丢尽,是典型的打了小的,出来大的,这个脸面虚空学府丢不起。

别人不知道那只黄金狮子的来历,但是他却是知道的,在万妖岛上,那些恐怖的妖兽蛋,虽然大部分都逃走了,但是还是有几颗落入了当时的武者的手中,帝辰,清虚,姬明月等人,他们都曾经得到这些妖兽的蛋。此时无名盘坐在那一副石碑的面前,宛如盘坐在宇宙中央一般,原本是空无一物,死寂一般的宇宙,开始随着无名的领悟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深厚,他的周身也渐渐开始出现了其他的星辰。

  (新中国70年)人物志:拎着“乌纱帽”开放义乌市场的农民书记谢高华

  (编者按: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面对新时代的历史坐标,中新社将自3月25日起,开设贯穿全年的“新中国70年”专栏,讲述中国故事,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敬请垂注!)

  中新社杭州3月25日电 题:人物志:拎着“乌纱帽”开放义乌市场的农民书记谢高华

  中新社记者 柴燕菲 奚金燕

  从贫瘠小县到“世界超市”,浙江义乌的发展堪称传奇。追溯这场变局的开端,与一位老人密切相关。37年前的一纸调令,让知命之年的谢高华与义乌的命运紧紧相连。

  拎着“乌纱帽”开放义乌市场

  全球小商品集散地、“义新欧”中欧班列始发地、中国最富的县级市之一……义乌的每一个标签都含金量十足。很难想象,四十多年前义乌还是一个贫瘠小县。

  变化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在浙江衢州家中,头发花白的谢高华向中新社记者回忆起那段岁月。

  1982年4月,51岁的谢高华调任义乌县委书记,这时的义乌,“县城只有一条像样的马路,一个喇叭响全城”。

  因为人多地少、土地贫瘠,很多农民吃不饱饭,不得不外出“鸡毛换糖”或偷偷摆摊。然而在计划经济时代,“投机倒把”是被禁止的。到任义乌时,谢高华面临的就是这样的窘境。

  转折发生在1982年5月的一天,女商贩冯爱倩将谢高华堵在县委门口,责问为什么不让百姓摆摊。谢高华请她进办公室,交谈良久。

  正是这次对话,深深地触动了谢高华。经过深入调研,谢高华越来越觉得搞活市场符合中央发展商品经济的精神。“义乌的优势就是这支上万人的鸡毛换糖队伍,老百姓生活需要,社会发展也需要!”

  他决定开放由政府主导的小商品市场。但因中央没有出台明确的政策,不少干部怕担责任,赞成的并不多。

  “开放义乌小商品市场,出了问题我负责,我宁可不要乌纱帽!”在一次全县大会上,谢高华“一锤定音”。

  1982年9月5日,义乌湖清门市场正式开业,周边县市被“围堵”的摆摊人纷纷闻讯而至。小商品市场雏形就此诞生。

  脚踩解放鞋冲破“禁区”

  开放市场只是第一步。在当时保守、封闭的主流意识形态下,谢高华踩着大号“解放鞋”,走遍义乌每个角落,以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理念,不断突破压力和思想禁锢。

  当时小商品经营仍被认为是“投机倒把”,老百姓们既想干又怕干。为此谢高华提出“四个允许”:允许农民经商,允许长途贩运,允许放开城乡市场,允许多渠道竞争。让老百姓吃了定心丸。

  “当时市场经济已经对计划经济造成了极大的冲击,有人就给我扣帽子,说我在义乌乱来,田都种不好了。其实义乌农民是把田种好后才去做买卖的,两年时间里义乌经济增长得很快。”谢高华回忆道。

  义乌市场开放后,税收管理矛盾突出。当时,税务部门征税都要通过查账计征,可市场里多是小本经营的农民,几乎不记账。于是税收干部像“抓贼”一样打击逃税,商贩们也怨声载道。

  对此,谢高华认为要“放水养鱼”,不能“杀鸡取蛋”,于是大胆推行“定额计征”,即对每个摊位每季度评议核定一个固定税额,目标额度之外的营业收入不再计税。政策一出,税收持续增长。

  此举也引发了一场震动很大的“税改风波”。谢高华坦言,当时自己做好了接受处分的准备。所幸浙江省又专门听取汇报,并没有进一步追究。

  很多年后,中国各地兴办的专业市场,普遍推广了这一“义乌经验”,而这一举措也为义乌后来的辉煌奠定了基础。

  携袖清风去 政声人去后

  从1982年仅有459户小百货摊贩的马路市场,到行销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国小商品城……打破禁锢后的义乌一路飞速发展。

  在既缺乏资源要素支撑、又没有政策资金扶持的条件下,谢高华带领义乌叩开了财富之门,造就了千千万万富翁,而自己依然是“两袖清风”。

  谢高华儿子谢新彪向记者透露了一个细节:“父亲在衢州两任书记当下来就带回来两条凳子,从义乌就带回一对破旧的皮凳沙发。”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谢高华在义乌至今仍没有一处房产,没有一个店铺,也没有任何一家企业的股份。但谢新彪却很理解:“因为他心中有条红线摆着,只要父亲认为跟他权力影响搭上边的,都会毫不留情地砍掉。”

  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富裕起来的义乌百姓从未忘记过这位老书记,从1995年起,每年的义博会期间,都有数百名市民自发组成车队在义乌高速公路出口处迎接谢书记“回家”。(完)

谁先宇文弘昼原来是早有准备,瞬间闪过了这些攻击,继续朝着明心古树抓去。穆胜杰依旧是不慌不忙,控鹤七圣手猛然使出,大手朝着而无名覆盖而去,化作了漫天的攻势,和无名针锋相对的对攻起来。

  《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2》已开拍,“别只提《我爱我家》,我干的事多着呢”

  让情景喜剧复兴 英达自嘲“没信心”

  由英达、熊伟执导,满昱担任文学师的百集儿童情景喜剧《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2》(以下简称《大头儿子2》)日前开放媒体探班,该剧根据同名经典国产动画改编,通过讲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一家的故事来向孩子传达成长的道理,寓教于乐。

  在探班当日,新京报记者采访导演英达,揭秘小演员的选择、拍摄趣事以及对当下中国情景喜剧发展的思考与展望。

  新大头儿子几千人里选出

  《大头儿子》第一季于去年登陆央视少儿频道。对该剧的反响,英达表示满意。第二季《大头儿子》于2月22日开机。据该剧的文学师满昱介绍:“大家熟悉的阳光、快乐的大头儿子仍旧过着幸福的生活,围裙妈妈、小头爸爸一如既往地伴随着儿子的成长。作为大头家庭里的大家长DD慈祥的‘老头爷爷’则在新一季里走出了家庭,在小区里开起了具有‘小饭桌’功能的社区小餐馆,跟孩子们更多地接触,‘顽童戏老叟’的趣味桥段将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关于《大头儿子》和同名动画片的关系,英达称,“这100集的故事是我们重新自己编的,从服装和人物造型上尽量和动画片形成衔接。”

  第二季的“大头儿子”和他的小伙伴们为何会换一批小演员?英达表示,小孩子成长的速度太快了,“去年好不容易培养出来一批小演员,结果他们因为长高了、换牙了等原因,只能重新换一拨儿。”

  据英达介绍,新一季的小演员是通过海选选出来的,“我们从3000-5000个小孩里选出了现在的小演员,”就记者在拍摄现场观看的一场“胖头鱼餐厅”的戏份,“大头儿子”和“胖嘟嘟”两个小演员表现可圈可点。让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5岁小孩主演长篇剧集,英达坦言自己也没有特殊技巧,之前也没有人拍过这样的戏,自己属于摸着石头过河,“小孩子注意力集中的时间有限,他们有时候是不可控的,我学过儿童心理学,只要让他们相信规定情境,出来的效果就会很真实。”

  儿童演员个个是人精

  关于剧中儿童演员的选择,英达称,的确有朋友把自己的孩子送来面试,“但是来了之后还是觉得自己小孩比不过人家的孩子,就打退堂鼓了。”

  英达表示,他选儿童演员有四个标准,首先小演员的形象得和剧中人物契合,其二是年龄必须符合要求,是5-6岁的学龄前儿童,其三要看小演员有无表演基础,英达补充道:“小孩表演如果扭扭捏捏的,不大方,也不成。”其四,要看小演员日后的发展,“这就属于我的专业以及我跟儿童演员一起工作这么多年积累的经验,此外还有一些心理学知识在里边。”

  《大头儿子》已经拍了近一个月,英达对儿童演员的表现非常满意,“他们都非常好,个个都是人精,这是特殊才能。”

  童星未来的演艺道路能否走长远?英达表示,“童星的成材率低,一个孩子在童年时期可能表现非常好,但是过了青春期,他在什么环境中成长也很重要,如果之后他没有得到锻炼表演的机会,也有可能变成完全另外的孩子,这种情况我见过很多。”

  ■ 行业

  过多提及《我爱我家》对我很不公平

  英达认为,最近只要提起他,就会被过多地提及《我爱我家》,对他很不公平,“我并不是说26年前我做了一部《我爱我家》,现在做了一部《新大头儿子小头爸爸》,中间就一直歇着不工作了,这中间我不光工作,而且我认为我们的工作成绩跟《我爱我家》相比毫不逊色,举例子说,《我爱我家》之后,我还拍了《候车大厅》《东北一家人》《闲人马大姐》《地下交通站》,我们还发掘了很多青年演员,比如邓超、黄晓明、刘涛,都是从我们的戏里走出来的。”“如果把英达形容成就干过一个《我爱我家》,然后睡在他的成绩堆上,绝对不是这么回事,不管我们收成怎么样,我反正一直在(情景喜剧)这个领域耕耘,一直没停过。”英达如是说。

  英达形容国内的情景喜剧发展状况,当年他回国之后做了《我爱我家》是“点了一堆火”,他当时以为很快就会成燎原之势,但是后来这堆火就“半死不活了,一会儿成了灰烬,一会儿就着一下子”。

  英达此次带着《大头儿子2》重新出山,他认为自己的任务是“把这堆火重新再吹起来,吹着了之后再添柴,但至于这堆火烧起来能否形成燎原之势,我现在没有当年刚开始时候那么大的信心了,26年过去,我有点悲观。”

  英达对记者回应了宋丹丹感谢他一事,英达表示,“这么多年来,甭管中间发生了什么,最后能够得到这样一个(局面),这就符合《我爱我家》片尾里的那首歌唱的‘内心的平安那才是永远’。这说明我们大家共同做了一些事情,以后是不是还能在一块再做呢?我觉得任何的可能性都是存在的。”此前,在今年北京台春晚上,《我爱我家》剧组时隔25年后重聚,宋丹丹感谢英达称,“他把一个我们完全没见过的形式带来,给大家带来很多的欢笑。”

  采写/新京报记者 武芝

无名已经全力催动手中的长剑,葬天剑的精髓在他的手中发挥到了极致,虽然只是一把普通的铁剑,虽然只是普普通通的劈斩,但是他确实已经将剑意融会贯通了,这个时候横压下去,便犹如毁天灭地一般。亢龙有悔!“轰隆!”那一只大脚被无名的拳劲,生生当空撕裂了出来。 (责任编辑:雷丹)